http://www.xomeac.tw

您的位置??主頁 > 信用卡 > 信用卡套現 >

保單暴增、盈利反降:眾安保險財報背后逆向發展

 保單暴增、盈利反降:眾安保險財報背后逆向發展

一份財報一場風云,互聯網保險業再掀波瀾。

2019年3月25日,作為國內互聯網保險巨頭企業之一的眾安保險發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財務報告。財報顯示,眾安保險2018年以112.6億元的保費收入首次突破百億元大關,保費同比增長89%;按保費規模計,眾安保險位列全國財險市場第12位,較2017年提升6位。

但在眾安保險在迎來新突破喜悅的同時,些許焦慮也撲面而來。財報顯示,僅2018年一年,眾安保險凈虧損就達到17.96億元,相比2017年凈虧損9.96億元,虧損竟增加8億元,且綜合成本率仍高達120.9%。

解讀財報可知,背靠三座大山的眾安保險雖在光環的籠罩下獲得了快速的“成長”并成功在市場中占領一席之地,但其卻在虧損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保單暴增、盈利反降,眾安難安

仔細對比眾安保險歷年來的保單總收入與凈利潤,會發現其正陷入一個“怪圈”:眾安保險的保單總收入雖然在逐年高漲,但企業的盈利卻大幅度下滑,頗有保單量與盈利八字不合的意思。簡而言之就是,眾安保險越強大,企業與盈利間的關系就越陌生。

梳理企業近年來的財報會發現,眾安保險2014年至2018年的保費總收入分別為:7.941億元、22.83億元、34.08億元、59.54億元、113億元。另眾安保險2013年至2018年的凈利潤分別為:-0.3億元、0.27億元、0.44億元、0.09億元、-9.96億元和-17.96億元。

從以上兩組數據可看到,眾安保險持續攀升的保單收入對應的不是攀升的凈利潤,而是大幅度下滑的虧損,此發展走勢顯然已給眾安保險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畢竟,深受眾安保險近年來持續擴大虧損面積的影響,資本們對企業的耐心值正在直線下滑,為保證投資收益率,資本們趨于逐利心理正陸續逃離股市,眾安保險的市值受此影響正在蒸發。

據悉,眾安保險披露2018年的財報僅11天,截至4月15日,企業的收盤價僅為29.5港元,較59.7港元的發行價已腰斬,與股價頂峰時的97.8港元相比,市值更是已跳水近七成。缺少資本的助力,眾安保險無論是在市場規模上,或是在發展步伐上都被限制,企業的焦慮不言而喻。

為此,眾安保險為穩住資本之“心”,以維持和提高資本對企業的青睞度,就其虧損問題做出了解釋:“承保虧損增加、科技投入加大、權益市場下行導致投資收益較低,是導致眾安在線整體虧損的三大主因”。

如若從眾安保險所闡述的三大主因來看,去年企業的承保虧損3.1億元、技術輸出虧損4.531億元(其中包含眾安國際凈虧損1.129億元)以及總投資收益減少3.320億元,這三方面虧損值的加總的確能完全覆蓋去年新增加的8億元虧損值,這個解釋的確合情合理。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眾安保險的降本能力并未有明顯的提升,其依舊深陷于成本難降的困境中。財報顯示,在科技賦能下,企業的在線服務人力成本大幅下降了63.7%,且眾安保險的綜合成本率由2017年的133.1%下降至去年的120.9%。

很顯然,眾安保險的成本雖有下降的幅度,但就營收角度而言,成本與虧損目前呈現的關系是反比關系,而非正比關系。企業通過輸出科技實現降本并未取得顯著的效果。可以說,眾安保險的降本能力亟待提升。

簡單而言,眾安保險2018年的虧損幅度再度擴大,成本難降是其無法實現規模、盈利雙豐收的一大原因。但伴隨著眾安保險的細心澆灌,消費金融這片被呵護出來的“沃土”,也正發生著變化。

消費金融初露頭角,眾安虧中有盈

盡管深耕于互聯網保險市場已有5年多的眾安保險至今在虧損的“沼澤”內掙扎,但作為由螞蟻金服、騰訊和平安銀行(000001)三大巨頭企業領投的國內首家互聯網保險企業,自2013年“出生”以來其就備受市場關注,現更是已經成功俘獲了4億用戶的“心”。巨額流量的孵化,為眾安保險發展消費金融奠定了殷實的基礎。

繼針對消費金融場景生態推出的信用保證險、花豹VIP、馬上金、馬上花等產品后,獲得相關金融牌照的眾安保險便開始舉兵進入消費金融市場這片大地,并于2017年11月成立了重慶眾安小貸公司。此舉無疑是眾安保險將作為企業五大場景之一的消費金融,進一步擴容的實屬性戰略。

值得一提的是,眾安保險旗下的眾安小貸進入消費金融市場的時間恰是行業監管趨嚴的開始,備受合規等因素的限制,互金平臺的存活率正直線下降。眾安小貸選擇此時入局,其能在市場中站穩腳跟的難度系數自然也在直線上升。

但好在,眾安小貸依托于眾安保險多年積累的4億用戶流量和“三馬”的默認式背書效應,成功獲取了用戶的信賴,以及眾安保險多年來為打招“保險+科技”而大力投入的科技,為風控的建設添了不少助力。

在眾安保險的大力支撐下,眾安小貸開始長大,企業的資產規模不僅達到了33.4億,其更是在去年的互聯網金融寒潮中傳來了盈利的喜訊。顯然,眾安小貸的長大也反哺了眾安保險的消費金融生態體系的建設。

財報顯示,眾安保險旗下的眾安小貸2018年營收2107萬元,凈利潤704萬元。其中,發放貸款的利息收入達1988萬元。

可以看到,眾安小貸在消費金融市場中完成了流量變現,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成功地點燃了眾安保險多年來一直渴望的“盈利”之火。

這意味著,消費金融為眾安保險注入了一劑可破解“虧損”困境的強心劑,同時也直接證明了眾安保險能激發金融的高造血力效應,用以治愈企業的虧損之痛。誠然,在飽受虧損幅度加大的陣痛中,嘗到盈利果實甜味的眾安保險,也必將會開啟新的發展階段。

星火可燎原亦可自焚,且行且謹慎

其實,無論是眾安保險先前推出的馬上花、花豹、速貸寶、馬上金的多款消費金融產品,或是其近期剛注冊了新的金融公司,亦或是在今年3月27日,其成功獲得了香港金融管理局發放的首批虛擬銀行牌照。眾安保險持續不斷地在消費金融市場中加大布局力度,都透露出了它的“金融”野心。

從布局戰略的角度看來,眾安保險在消費金融市場中再次提速既是企業發展重心的偏移,也是其對昔日消費金融市場戰略的再次拔高,這對于眾安保險進一步瓜分金融市場份額具有重大的促進意義。

可以預見的是,眾安保險的數據、技術、場景等優勢會進一步推動“保險+金融+科技+...”生態體系鏈條的完善,而伴隨著多元化業務的完善,造血力與日俱增的企業也會慢慢擺脫虧損所帶來的焦慮。

不過話說回來,嗜血力十足的金融雖能為眾安保險輸血,但也會反噬企業。例如,互聯網巨頭企業百度旗下的度小滿雖憑借百度具備的巨額流量、場景、技術等優勢快速地在金融市場中占據了重要的一席之地,但百度也因金融業務的影響,被惠譽等評級機構下調了評級。

因此,如何用好這把金融“刀”成為眾安保險想要順水推舟實現消費金融業務大幅度盈利的一項重要技能考核。

畢竟,眾安保險的金融布局方式與眾多曾在互聯網金融中“受過傷”的平臺有不少相似之處,他們都是扮演著資金供給方的角色,而不是為機構和借款人搭建資金獲取橋梁的“第三方”。這樣的方式,實際上也讓眾安保險埋下了杠桿率、年化利率、壞賬率等合規隱患。如何權衡金融與風險間的平衡關系,已然已成為眾安保險需要長久調整之事。

但不管怎樣,金融業務已成為眾安保險的一大重要業務,也是其繼保險這面護城墻外,想要筑起的另一面護城墻。畢竟,提高企業綜合實力,鞏固生態體系,眾安保險才能早日實現盈利,進而推動企業的進一步發展。

就目前情況來看,眾安保險的確有能撐起金融的根基,但想要讓這項任務成為企業的“造血器”,其還應權衡好金融業務帶來的利弊問題以及對癥下藥治愈企業綜合成本率高居不下的病根。只有多管齊下減少企業病痛的眾安保險,才會讓跨越“虧損坎”變成水到渠成之事。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年末市場博弈氣氛濃 險資捕捉階段性機會

下一篇: 互助圍獵商業保險丨監管定性“相互保”涉誤導,信美被罰近百萬

澳门料六肖中特